工作研究

 首页 >> 工作研究 >> 论文选登 >> 正文

永安市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案例选登(三)

发布时间:2011/5/15
分享到:


一等奖案例

德育“三牵手”,手牵起来了吗?

——在孩子“失控”之后

永安市槐南初中  罗敏

  摘要:从来未养成良好习惯的小陆,上了初中之后,失去了控制。要挽救小陆以及和小陆一样的孩子,家庭教育、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三者不可或缺。德育“三牵手”应切实牵起手。

  主题词:“三牵手”、“失控”、驯服

  【案例】

  2010年9月5日、星期日晚上10:00左右,班主任接到生管老师的电话,说九年级9班学生罗小陆不在宿舍睡觉,可能去附近的网吧了。生管老师要求班主任将此事告知家长,并协助寻找他。家长接到班主任的电话后。立即从家中赶到学校,对附近的几个网吧进行了搜索。12:00左右,在网吧找到孩子,并送回到了学校门口。

  班主任见到一家三口时,当母亲的正在大声地哭泣,儿子小陆却在一旁若无其事。班主任私下给学生做了一番的思想工作之后,要求学生向自己的父母道歉。学生没有按要求的去做。母亲在和班主任的一番沟通之后,要求孩子向老师保证今后再也不去网吧,再也不让老师担心了(请注意班主任和小陆母亲不同的“要求”)。但孩子却一言不发。母亲下不了台,就拉了孩子的衣袖说,不保证就不要再上学了,跟我们回家吧!在父母、老师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小陆跑了——从值班室出去之后,不见人影。

  之后,父母、生管老师、班主任分头四处寻找了两个小时,没有找到。

  第二天上午,学生没有来上课。

  第二天下午,同学告诉小陆,班主任说了,不会怪他,学校有饭吃,有宿舍住,还是先回学校吧(父母在气头上,回去有挨揍的危险)。于是小陆回来了,像是什么也没发生的一样(昨晚他在教学楼四楼走廊睡了一个晚上)。

  2010年9月12日、星期日,小陆母亲打电话给班主任,说自己和孩子争吵,孩子不理她了。母亲在那头哭泣,班主任在这头安慰。

  此后的小陆(“失控”开始),想上课就来;不想上课时,他要么在宿舍睡觉(白天),要么到网吧上网(晚上)。班主任不断地打电话给家长,家长并无对策。于是,班主任要求小陆写请假条,在班级日志上注明小陆何时外出、何时已经告知了家长。

  一学期之后,小陆依然如故。

  2011年3月12日,班主任在街上遇见家长,告知小陆的近况,小陆的父亲表情有些生气,问班主任,是否孩子写了请假条就可以不上课。班主任无语。

  2011年3月21日,学校食堂订餐开始。小陆的父母不再给他零花钱(切断了经济来源,可能会不去网吧)。

  2010年3月27日,小陆没有来上学。他的父亲告诉班主任,不给小陆钱,小陆就不去上学。

  一周后,小陆又回到了原点(父母给他钱了)。

  2011年4月10日、星期日晚上,晚自习时,班主任亲眼看到小陆从二楼窗口往下扔纸片、班主任要求小陆下楼捡起来。小陆说,非要我去的话,我出去就不回来了(那时,晚自习还在进行)。班主任屈服了。

  2011年5月18日、星期三中午,班主任接生管老师的电话后,来到了值班室。生管老师(女性)曾在别班上课时说,有学生在上课后呆在宿舍不走,故意躲进男厕所,老师真无奈(如果女教师走进男厕所,学生对付她的办法很多)。经常那样做的小陆对号入座,当面骂老师,老师给了小陆一记耳光,小陆还了她一记更重的耳光。

  班主任无法安慰该生管老师,生管老师的意思是希望班主任有所“表示”。班主任说,如果是男教师打了小陆,他会躲起来,几天不露面。那时,着急的会是谁呢?

  关于此事,班主任找了小陆,指出了小陆的错误,告诉他今后遇到了事情该怎么处理。

  班主任没有把此事告诉小陆父母。

  【思考】

  对于小陆,有人说他是一匹难以驯服的野马,也有人说他是一个“失控”了的机器人。但不论怎么去形容他,总之,他是出了问题,而且是个严重的问题。

  到此,大家对小陆有着太多的不解和困惑:

  一、小陆他到底出了什么样的问题?

  二、小陆出现这样的问题,原因何在?

  三、家庭、学校、社会这三者谁要对此负责? 责任应如何划分?

  四、“失控”之后,家庭、学校和社会应采取怎样的措施去解决呢?

  五、德育“三牵手”,手牵起来了吗?

  【分析】

  面对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,我们不应该惊慌失措。相反,我们得冷静下来,从容应对,并能站在不同的角度,对之做出客观的判断。
小陆的问题。

  从以上案例的始末不难看出来:他厌学,迷恋网络的虚拟世界;他不尊重父母,无视老师的关爱;他以 “自我”为中心,缺乏健全的身心......从他的老师、班主任了解到,他远不止这些缺点,他参与赌博,敲诈别人;他要弱小的学生给他捶背(晚上12:00后),强迫他人吃牙膏等等。
家庭教育应该从小开始,家人步调要一致。

  很显然,在小陆的问题上,小陆的父母、家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“在青少年道德教育中,家庭教育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”。 [1]作为小陆的监护人,小陆的父母从小就应该教育小陆,让他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和生活习惯,学会如何为人处世,如何尊重长辈、孝敬父母。可是,小陆厌学、逃学——良好的学习习惯何在?小陆迷恋网络,参与各种违纪违法的活动——良好的生活习惯何在?面对着哭泣的母亲,外人尚且被感动了,而小陆却无动于衷;面对着打自己耳光的女教师,有错在先的小陆毫不客气地回敬了她一记耳光——这能叫作尊重长辈、孝敬父母吗?

  当然,我们得体谅父母的难处。当小陆以离家出走威胁父母时,就小陆这独生子的父母在精神上崩溃了。小陆抓住了他父母的软肋,他让父母屈服了。作父母的谁都想让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,为自己争口气。从小要培养孩子,对小陆的父母而言,他们已经后悔不及了(小陆初中快毕业了,他已经长大了)。他们要谋生,没有太多的精力花在小陆身上。况且,家中还有小陆的爷爷和奶奶,他们宠着小陆。父母亲不给小陆零花钱,可爷爷奶奶会私下给他的。小陆从来没有缺过零花钱。
学校教育渴望出台行之有效的措施。

  如果说学校教育耽误了小陆,小陆的班主任会觉得比窦娥还冤。确实,班主任尽力了。他经常去小陆家家访,和他父母沟通教育小陆的方式方法,经常找小陆谈心,做他的思想工作,经常打电话给他父母,汇报小陆的一切思想变化。总之,他也是把小陆当做自己的孩子去关心的。可是,当小陆乱扔纸屑的时候,叫他捡起来的班主任并没有什么过失,却遭到了小陆“一去不复返”的威胁之后,他妥协了。小陆出了事情,他的父母亲是不会放过他的(尽管开明的父母大有人在,可一旦失去亲人,他们也会失去理智的,而且极有可能)。为此,小陆那次离家出走之前,拉他衣袖的还好是他的母亲——事后,他的班主任和生管老师都在庆幸,庆幸他们那时没有“多管闲事”。而且,他们也互相提醒着对方,今后绝对不要去动学生一下,更不要去体罚学生。

  作为一名老师,只为学校教育推脱责任是不够的。我们要反省自己,“尽力”是远远不足的。在新的形势下,面对着不同的学生,我们要有行之有效的措施。否则,“尽力”只能说明我们的“无能”。

  至于那位女生管教师,委屈可以理解。但教育的方式太过于简单粗暴了。更何况,体罚和变相体罚学生,那是法律明令禁止的。这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。

  还有一点要说明的是,小陆在小学时进城上学,因为成绩不好,表现也不好,从城里回到了乡下(这样的学生很多)。
社会教育应该为德育教育创设良好的社会环境,改变以往不作为的状况。

  由此看来,小陆问题的解决,只有寄希望于社会教育了(“失控”后的小陆)。从小陆这个案例上看,好像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社会教育的帮助。相反,不良的社会环境——学校附近的网吧,能允许未成年人自由进出,害了小陆。没有网吧,小陆如何会迷恋上了网吧?不少的家长和学校方面也多次要求对此进行整治。可是,网吧照样营业,未成年人照样出入、畅通无阻。

  在农村,乡、村两级的政府,应该是社会教育的主要单位。它们的行政领导应该要组织好各方面的社会教育力量,加大对德育教育的人力和物力的投入,改变目前某些不作为的状况。
德育“三牵手”,应切实落到实处。

  在案例中,家庭和学校的联系是比较密切的。而家庭与社会,学校与社会的联系却出现了空白。既然是“三牵手”,家庭教育、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三方面就应该共同协作,真正牵起手来。

  【解决】

  出了问题,又明白了原因所在,我们就得把它解决了。而且,我们得把它圆满地处理清楚。

  小陆的问题,归根结底是教育的问题。那么,在德育教育中,家庭教育、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三者不可或缺。我们只有各自承担起属于自己的责任,而且不要单干,我们要携起手来。当然,携手共进不是一句空话,是要我们用实际行动去实践。要“牵手”,得要我们先有勇气向对方伸出我们的手(不仅是求助之手,更应该是对对方的援助之手)。也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真正“牵”起“手”来,为我们的共同目标——建造和谐社会而努力地奋斗。作为一名人民教师,我个人认为,我们更要以身作则,和学生的父母、以及社会各方面的力量一起,关爱学生,让他们得以茁壮地成长,从而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,也无愧于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。

  参考文献:
  [1] 陈笃后,《关于深入开展德育“三牵手”活动的思考和建议》,2005-9-30


推荐】【打印】【字号:  】【关闭】【返顶

相关内容:
(2004-2019)  © 福建省永安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 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电话:0598-3652508  email:yaggw@yaggw.com
网站备案号:闽ICP备11024672号